您的位置 首页 > 重庆

【快讯】明朝君臣撕逼,此人6个字让朝堂鸦雀无声,嘉靖赶紧提拔他当大官

首辅和礼部官员都站在皇帝的对立面,眼见嘉靖孤立无援,张璁意识到这是个绝好机会,于是果断地站出来,向朝中元老重臣叫板。可他依旧张扬他的个性,狂妄地认为他的才干天下无双,又依仗嘉靖对他的宠信,“颐指百僚,无…

正德十六年(1521年)辛巳科发榜之日,七次落榜的“科场衰人”张璁(cōng)终于在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不过,靠后的名次使张璁无法谋到像样的职位,只能争取到一个不入流的礼部观政的闲职。无论如何,他总算进入体制,享受到了公务员的待遇。可是,论资排辈的官场令张璁很不爽。每天上班,一大把年纪的他跟在年轻人的身后,遭受冷落和鄙视,个中滋味实在难以忍受。

张璁面临发展危机,不得不思考一个严峻的问题:如何走出困境,争取一个好前程?

正德十六年三月,正德皇帝病逝,其堂弟继位,改年号为嘉靖。嘉靖刚即位,就迫不及待地下诏,命礼部商议其生父的封号问题,并由此拉开了大礼之争的序幕。

首辅和礼部官员都站在皇帝的对立面,眼见嘉靖孤立无援,张璁意识到这是个绝好机会,于是果断地站出来,向朝中元老重臣叫板。

嘉靖正为朝臣不为他说话而犯愁,突然见到如此给力的奏疏,便立即下谕将奏疏交付内阁讨论。首辅不屑一顾,把奏疏退回,朝臣也群起弹劾张璁。面对汹涌而来的反对声浪,张璁毫不畏惧,说只有天子才有资格谈论礼制,你们算哪颗葱?!朝臣被他问得哑口无言。到这时,首辅才知道张璁是个狠角色,授意吏部把他调出京城。

张璁身在地方,心系嘉靖。他积极联络官员,不断上疏为嘉靖造势。嘉靖也离不开张璁这员干将,降旨召他回京议事。张璁回到朝廷后,立马上疏请求嘉靖册封其生父为皇考,并把他的牌位迎入太庙。嘉靖见疏如获至宝,下诏将张璁的奏疏交付内阁讨论。内阁重臣罢官的罢官,辞职的辞职,留下的官员噤若寒蝉,自然不敢违拗圣意。最终,嘉靖完胜。

嘉靖和张璁这对君臣,风云际会于大礼之争。张璁想嘉靖所想,急嘉靖所急,一路冲锋陷阵,打败了所有元老重臣。嘉靖想办而一时还不敢办的事情,都被张璁及时办妥,使他顺心遂意,省去不少麻烦。嘉靖胜利后,作为议礼首功之臣的张璁,自然备受宠信和器重,官职飙升极快,很快坐上内阁首辅的宝座。

然而,自张璁入主内阁后,他同嘉靖的亲密关系,非但没有得到巩固,反而产生了不小的裂痕。

张璁为人刚愎自负,行事果决而不讲通融,这在大礼之争中不但不算是毛病,反而是一种长处。然而,在大局已定之时,身处首辅地位的张璁理应随形势变化而收敛锋芒。可他依旧张扬他的个性,狂妄地认为他的才干天下无双,又依仗嘉靖对他的宠信,“颐指百僚,无敢与抗者”。张璁的专横和擅权不但引起同僚不满,也对嘉靖的皇权构成潜在的威胁。

嘉靖见张璁如此目中无人,便下旨切责他。张璁接到措词严厉的诏书后,吓得魂飞魄散,意识到自己面临巨大的信任危机,如果不迅速采取补救措施,先前得来的恩宠和地位都将化为乌有。张璁最擅长议礼,可大礼之争已画上句号。眼下嘉靖正着手祭祀典礼改革,如果能拿出改革议案,肯定能吊起嘉靖的胃口。可惜张璁对此很少研究,实在说不出什么道理来,只能另辟蹊径。

张璁突然想到自己名字的“璁”与嘉靖名字“厚熜”的“熜”字音相同,便上疏,说自己名字与圣上名讳音同,每念及此,于心不安,因此决意改名,以减轻罪孽。这道看似恭顺,实则肉麻的奏疏,引起群臣吐槽,却很对嘉靖的胃口。他龙颜大悦,传旨褒奖张璁,赐他名为“孚敬”,字“茂恭”,并将这四字写成字帖赐予他。

至此,张璁一下子拉近了自己与嘉靖的距离,接着又不断在嘉靖面前秀自己的“乖”,以表现他的恭顺和忠诚。这一招很奏效。果然,嘉靖对张璁好了起来,恢复了对他的宠信,让他继续坐在首辅的宝座上,直到他病退。张璁病逝,嘉靖赐他谥号为“文忠”,并赠他太师爵位。如此恩典,在嘉靖一朝大臣中是绝无仅有的。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作者|陈汉成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大媒体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80272080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